思想正不正确有关係,殷海光教你如何从评判标準破解思考谬误

作者: 时间:2020-07-09F省生活435人已围观

思想正不正确有关係,殷海光教你如何从评判标準破解思考谬误

我们常常听到有人说:「我的思想正确」,「你的思想不正确」;「这个人的思想正确」,「那个人的思想不正确」。在这类批评的背后,似乎隐含着一个要求,就是要求思想正确。是的,很少文明人安于他们自己的思想不正确;而大多数文明人希望他们自己的思想正确。

然而,在断定某一思想正确或不正确以前,我们必须有一个据之以断定某一思想正确或不正确的评準(criterion)。如果这个评準没有建立起来,那幺无论我们说某人的思想正确或说他的思想不正确,都是没有意义的。换个形式来说,在正确思想的评準没有正式提出之前,我们既不能有意义地说别人的思想正确,又不能有意义地说别人的思想不正确;我们既不能有意义地说我们自己的思想正确,又不能有意义地说我们自己的思想不正确。

我们现在要问:这样的评準是否有呢?有,而且很杂多。最大多数人都不自觉他们所採取的评準大多係不自觉地来自他们的父母、学校、教堂、工厂、训练场所、公共交通的系统等等。现在,因着种种条件之限制,我们只能简略列举对于我们最具支配力的几种评準思想之基本条件:

(一)宗教:每一高级的宗教都有教义。从这一教义出发,这一宗教有其特殊的宇宙观、世界观、人生观、生死观、善恶观、婚姻观等等。这些「观」,就是信奉这一宗教的人士据以论断某一思想「正确」或「不正确」的预设评準。凡合于这些「观」的思想就是「正确的思想」,否则就是「不正确的思想」。

(二)文化:文化是一种调合模式。它也是人的心智对生活环境长期反应所形成的行为模式。每一文化是一价值丛结。几乎所有的人都泡在他们由之而成长起来的文化氛围里。人在文化空气里,很像鱼在水里,多不自觉。因此,在某一文化模型里成长起来的文化分子常不自觉地将该一文化里的生活方式、道德标準、价值观念,视作固常,奉若天经地义。于是,这些东西,有意或无意地成为他据以论断思想正确或不正确的评準。如果某一思想合于这些条件,那幺他就说这一思想是「正确的」;如果某一思想不合于这些条件,那幺他就说这一思想是「不正确的」。

(三)传统:传统可以是单系的,也可以是多系的。无论传统是单系的还是多系的,传统总是绵续的。因为传统是绵续的,所以它常成为思想的轨序。思想一在轨序中进行,于是,遇到同型的刺激,反应也是同型的。例如,许多传统主义者一遇到对「道统」的疑难,便斥之为「异端」,「邪说」。传统与祖宗的遗训又有密切关联。在传统之下,凡属与之相合的思想,便被看作是「正确的」思想;凡属与之不合的思想,便被斥为「不正确的」思想。

(四)教育:照通常的想法,教育总该是培养「正确思想」的程序。但是,在不同环境里的教育有各自认为「正确」的思想。英国哲学家洛克(J. Locke)说「心如白纸」(tabula rasa)。这话诚然是毫无人类文化学(Human Culturology)根据的理想之谈。但是,如果我们将这话改成较弱的形式,说人在幼年时心田较年长者单纯,那幺确乎是不错的。既然人在年幼时心田较年长者单纯,于是正好容易被涂上五颜六色。人的思想以或多或少的程度受教育程序所决定。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日本人以侵略中国为「正确的」思想,反对侵略中国的思想被认为是「不正确的」。这里有许多中小学生则认为合于教科书的思想是「正确的思想」;不合于教科书的思想是「不正确的」思想。可惜他们忘记了编教科书的是人,而人是会有错的动物。

(五)政治:在这个小小地球的表面,有些人士视权力为生命,把独揽政治当作人生唯一要务。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製造若干原基命题(Proto-Propositions)。从这些原基命题出发,塑造世界观,社会观;并依之而写历史、评人物、编新闻、垄断是非。结果,凡合于这一基调的思想,都被认为是「正确的」思想;凡不合于这一基调的思想,都被认为是「不正确的」思想。

 

相关文章